《自嘲》七言绝句创作的由来

作者:马旭彦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4年07月28日
马旭彦

  我创作的七言绝句《自嘲》诗是:“三十年来贫贱身,手无分文写丹青。不与桃李争颜色,敢将翰墨泣鬼神。”此诗当时的创作灵感和感受是这样来的,我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想,一个人在这世上既然来了那就应该要想清楚:“为何而来,来了干啥。”这样最起码自己在离开人世的时候不后悔,感觉到自己不枉活此生。我也经常提醒自己:这辈子既然父母给了生命,就让生命活得精彩,让生命里自己该做的和喜欢做的事做到位,做得更洒脱,做得更美好。书法是我的生命,书法是我的所爱,所以我爱书法、好书法就像追求自己的爱情一样,追求的路上,曾经迷茫过,失望过,痛苦过,伤心过,快乐过,享受过。找到过极致的快慰,得到过无法言表的兴奋。但是我一直认为书法艺术是一种高深而美妙的极其抽象的线条艺术,是大汉民族几千年文化的精粹;是艺术之上的艺术;也是哲学之上的哲学;更是无言的诗,无声的乐舞......所以我认为书法艺术并不是有些人讪笑的“雕虫小技”,而是“近乎技道”。我是一个从小出生和生长在青海民和贫困山区的山里娃,从小喜欢翰墨书画、诗文创作。从少年一直到青年,甚至是中年以来,几十年的生活一直是贫寒穷困,特别是少年时卖不起练字的宣纸,每到清明便在人们的坟地上去拾那些压给去世人们的麻纸钱,用来练字。回想起那时的生活,心里的确感觉到一种辛酸,不过细细想来,生活其实本来就是这样,就像《黄生借书说》说的一样“书非借来不读也” 。
  古人云:“梅花香自苦寒来,宝剑锋从磨砺出。”,不经风雨何以见彩虹?不经严寒风霜的严冬何以迎来百花齐放、万花争春的美丽春天?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人生的必经之境。我记得王国维先生在《人间词话》中对人生和事业这样总结到:自古以来大凡学者或大凡成就事业者必经人生三境: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;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;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因为自己的梦想,在校求学和毕业后当老师期间,凡闲余时间都用来钻古书,研古帖,甚至有时一整天不出门,真是古书堆里寻乐趣,(下转第37页)(上接第38页)竟忘此时是几何?到现在回想起来,感觉自己也不枉活了前半生。
  几十年来我一直笔耕不辍,不间断的研习书画、创作诗歌。也因为这样,在一个假期里我连续半月整日整夜的站着练习书法,没有好好休息,加之曾经有过在腊月三十站着一整天写春联而腰疼的经历,不小心腰椎间盘突出症犯了,而且犯得特别严重,那时我也害怕了,心里在想:自己书法没有练好,没有整出成果来反而整出了个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。心想这下子自己彻底的完蛋了,自己的梦想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。从腰疼的那一天起我连续两个月都没有动过笔,写过字,心里十分着急、一直闷得慌。因为一个人突然失去自己的爱好不可能一下子适应,当自己的腰稍微有点好了以后,就手痒痒的受不了,又开始练习书法,慢慢的加大力度,没过多久就又陶醉在书法的练习中竟忘了自己的腰疼,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疮,因为自己的痴迷又一次的旧病复发,腰椎间盘突出症更加严重了,这一次疼得更加厉害,腰都直不起来了,无奈之下我到县医院进行了诊治。从此,我一直是带着腰椎间盘的病一边上班,一边抽时间练习书画和诗文写作。我自从懂事以来始终坚守“思想决定一个人的命运,态度和细节决定一个人事业的成败。”、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”、“宁可玉碎,不可瓦全”的人生品格和人生准则,自己喜欢的和该做的事一直在努力钻研着、追寻着。我一直想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前,努力钻研、学习继承古人技法,打造出自己的书画诗文风格遗留后世、启迪后生。这是我的心愿,也是我的自嘲,为此写下了此诗。
(编辑:宣传部)